愿做爱你的粥粥(๑•ี_เ•ี๑)

佛系写手/画手(菜鸡)
考试前立了flag,结果现在要在喻队生日前上交一篇文,一张图,为此速成中……

一万二金叶外加九浅思下去,歪出浮生。哇啊,难受,我爱的是夜烛言小哥哥,真的很想把他娶回剑冢(PS:虽然能有浮生也不错,but我……)(ಥ_ಥ)@

晒晒我家儿子和女儿,顺便求问有没有大佬会捏如玉公子样的脸,不会捏_(:з」∠)_

蒙昧(王乔,现PA,R) 上

外链挂了,我只能分文字和图片了_(:з」∠)_
让我去死一死先
非常ooc,感觉一帆人设崩了,略傲娇
如果没问题,那么,开始了(ಡωಡ)

时近傍晚,乔一帆出机场的时候,就看到靠着车等他的王杰希,对方似乎也看到了他,不发一语只是点了点头,便转身钻入车里,他也跟过去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刚坐稳,等车启动的这段时间里,乔一帆转过头笑着问旁边始终沉默的王杰希:“怎么,下班了吗?特地来接我做什么,我可以自己打的回家的。”

“嗯,今天没什么重要的事务,想着你从杭州赶回来,该累了,早下班了会儿来接你。”

“哦,我其实并不累啦。”

“那过会儿呢?”

身旁的人闻言回过头,用一种可以说是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乔一帆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脸不知怎的就红了起来,绯色一直从颊蔓延到耳根。

明明跟在叶不羞身边几年了,在生意上时时贯彻兴欣代代相传的猥琐心脏,私底下却还是如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禁不起逗弄,有这样一个恋人究竟是好是坏呢。

这样想着,王杰希的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看你眼底下有些青,看来这几天在杭州没睡好,怎么,叶修他们在兴欣亏待你了?”

“没…并没有,叶前辈他们对我都很好,是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好觉。”乔一帆不敢说的是,他发现自己只要一离开王杰希身边,就会缺乏安全感,变得得失患失,夜里总做噩梦。

这些都是有原因的,若不是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受到了伤害,他也不会变得如此。

此时,车内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王杰希专注的开着车,而乔一帆低着头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最终还是王杰希打破了这份沉默:“累的话就先睡一觉吧,到家了我再叫醒你。”说罢,贴心地打开收音,车内顿时响起了轻柔优美的音乐,催人入睡。

明明想着要和恋人拗气,死也不睡的乔一帆,却渐渐在这催眠般的音乐中沉入梦乡,终也不知是这音乐抚慰了一颗疲惫的心,还是身边人的温柔陪伴熨帖心灵,带给了自己安全感。

在梦里他仿若又变回了大学里那个羞涩腼腆还未经历世事风雨的新生乔一帆,再一次回忆起那误己一生的美好初遇。

那是大一时的一次优秀毕业生返校演讲,那时,乔一帆还只是一个刚进大学的愣头小子。而王杰希确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从进校开始 年年奖学金不断,大三和朋友合伙创业,创立了现在的微草,毕业后,正式进入微草,此后连连升职,如今,27岁的他已是微草总裁兼股东。

这样的人无疑是优秀到令人羡慕崇敬的,所以,当王杰希在大学报告厅进行着有关他的奋斗历程的演讲时,乔一帆理所当然的被他吸引。乔一帆觉得,这样的人生而便为王者,可以做到常人所不能做到的,他甚至觉得王杰希的眼中有天上那万千星辰,璀璨无比,摄人心魂。

乔一帆很好奇,当这样一双漂亮而平静深沉的眼眸中溢满深情时会是什么样的,但这却不是自己能看到的了。
乔一帆告诉自己,我想和这样的人比肩而立……

后来呢……后来的,乔一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因为梦到这里就中断了——他醒了。王杰希也没有叫醒他,是他自己醒的。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睡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薄被。浴室里传来接连不断的水声。他开心于恋人的体贴,却又想到了一些事。

后来啊,他努力的念好大学,以说得过去的成绩和他的好朋友——被称为天才的高英杰一同被微草录取。

老实说,王杰希是一位平易近人的上司,十分体恤员工,时常到员工区走动慰问,因此,乔一帆经常能看到他,可惜,乔一帆生性腼腆,每次和他打招呼总要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一句“BOSS好!”。每次王杰希又都会简单的回一声“嗯”,然后在常人见不到的角度,嘴角微微上扬——真是个可爱的孩子。正是对王杰希这个人的关注和日常问候,使得乔一帆内心对于他的崇拜逐渐变质,最终转化为爱慕。

王杰希对每位员工都很好是事实,但为企业未来的发展着想,总会更加重视那些有天分的,对公司未来发展有帮助的人,比如高英杰,已经被内部认定为下任总裁,象征微草的未来;相对的,那些不适合微草经营发展模式的,最终将无法在公司占有一席之地——微草是奔着经济利益而去的,不会养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不幸的是,乔一帆恰好属于后种人,结局可想而知。

知道自己被裁的时候,乔一帆的第一反应是呆滞,他想着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不能留下来…不能留在那个人身边呢?最后还是在高英杰关切地询问中恢复。“对不起,一帆,我问过BOSS为什么不能让你留下来,他说你不适合微草,所以抱歉。”他勉强地对好友露出笑脸,安慰好友“没关系,我已经找好出路了。”事实上他对自己的今后尚未有任何打算。

这是他人生最灰暗的一个时期,他将自己关在家里,这使他心中时时怀揣不安,特别是之后他和王杰希在一起时,他害怕再次被抛弃。想着想着,他蒙着被子,开始低声抽泣。

表白天腐的多喵大大,画的难看还请一笑置之。。。(○’ω’○)